小伙不幸患尿毒症 女儿刚满两岁他舍不得就这样走了
日期:2016-06-29 17:40:45来源:北京晚报
核心提示:   齐珂嘉正在接受治疗。比起生病的痛苦,更让他苦恼的是,今后要如何维持庞大的治疗费用。  在海淀马连洼竹园小区里,29岁的齐珂嘉租住在其中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里,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,一张桌

  齐珂嘉正在接受治疗。比起生病的痛苦,更让他苦恼的是,今后要如何维持庞大的治疗费用。

  在海淀马连洼竹园小区里,29岁的齐珂嘉租住在其中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里,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,一张桌子一张床以及一个大衣柜装满了他全部的家当。上午,齐珂嘉刚刚透析完,4个小时的透析让他有些疲惫。因为肾衰,小齐失去了自己的工作,如今医保报销已经超额,每周3次的透析让他和家人难以支撑。

  他挑起家庭重担

  齐珂嘉的老家在甘肃省华池县紫坊畔乡,那是一个地处贫困山区的小村庄,齐家的生活并不宽裕,齐爸爸身患腰椎间盘突出,无法从事过重的体力劳动,齐妈妈有哮喘、肺气肿,去年在西安看病花了家里不少钱,可病情依然不见好转。齐珂嘉的弟弟刚刚大学毕业,妹妹去年刚刚考上兰州城市学院。

  全家的生活重担都压在齐珂嘉身上。其实,为了这个家,小齐付出了很多,上高三那年,他看到家里实在是拿不出学费,身为老大的他毅然决定不去参加高考,到北京打工赚钱。没有书读的日子,他没有一丝抱怨。刚到北京的日子很艰苦,齐珂嘉一边工作一边努力学习技术,他想多赚点钱寄给家里,让父母过得好一点儿,让弟弟妹妹能够继续自己的学业。

  不幸患上尿毒症

  两年前,齐珂嘉找到了一份工作,他很努力地工作着。但是,今年1月24日的早上,齐珂嘉起床后发现自己的眼睛变得通红。前一天公司举办年会,辛苦了一年的同事们聚在一起,齐珂嘉因为要开车送同事们回家,并没有喝酒。“没喝酒这眼睛怎么会这么红呢?”齐珂嘉回忆,除了眼睛红,他还觉得浑身没有力气,于是赶紧去医院做了检查。照了CT,验了血,医生怀疑齐珂嘉可能是肾脏出了问题,建议他再做个详细的检查。结果很快出来了,齐珂嘉的病情并不乐观,他得的是肾衰竭五期,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。

  接到这样的诊断,齐珂嘉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因为他的身体一直很好,而且每天早起他都会去跑步锻炼。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怎么就得了肾衰呢?

  医生建议小齐马上进行透析治疗,再等待合适的肾源。一开始,小齐并不想做治疗,他觉得经济负担太重了,想再看看有没有便宜的、保守的治疗办法。没想到仅仅过了5天,因为胸口疼得厉害,他住进了医院,并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。“当时疼得连检查都没法做,普通的止痛药已经不起作用了,医生就给我打杜冷丁止疼,这才勉强做完检查。”原来,因为病情的恶化,齐珂嘉的主动脉夹层出现了内膜局部分离,这种病非常危急,需要立即手术。

  为治病欠下巨款

  做完主动脉夹层的手术后,又在齐珂嘉身体里植入了用来透析的导管。两场手术下来,一年的医保报销额度基本满额了。为了凑治疗费,齐珂嘉向亲戚朋友借了15万元,才勉强维持了这段时间的治疗。因为生病,他的工作不得不终止,这让本就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  医生建议齐珂嘉一年之后进行肾脏移植手术。“因为今年做了两次手术,医生怕他身体撑不住,强行移植的话,怕下不了手术台。”齐珂嘉每周要去医院进行3次透析治疗,现在他连水都不敢喝,就怕增加肾脏的负担。因为生病,他瘦了30多斤,前些日子他连自己下床都做不到,浑身浮肿,没法站着。

  为了照顾生病的齐珂嘉,齐妈妈不顾自己的身体来到北京,找到了一份洗碗工的工作。白天她出门干活,晚上回来后,就跟儿子挤住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里。“妈妈心疼我,自己睡折叠床,把屋子里的单人床让给我。”齐珂嘉很懊恼,因为妈妈本身就呼吸不好,睡在折叠床上,整夜难以入眠。很多时候考虑到未来面临的巨额治疗费用,齐珂嘉想到了放弃,但是每每想起自己的女儿,他又于心不忍:“孩子刚刚过完两岁生日,我舍不得就这样走了。”

  本报记者李环宇 文并摄 J002